(9)

作者:左語香 |字數:5254

人氣小說:?;ǖ馁N身高手神醫凰后:傲嬌暴君,強勢寵!沈浪蘇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都市奇緣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:嬌后,好火辣!重生軍婚:神醫嬌妻寵上癮

    依依和小武離開的時候,鄭建合開車送他們到高鐵站?!澳銈冊谀沁?,自己好好照顧自己,你媽媽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,其實最近發生的事情基本都可以說是好事,她的心情會漸漸好起來的?!编嵔ê驼f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鄭叔叔,為了媽媽和我的事情,您付出太多了?!币酪览嵔ê系氖?。

    “你別這么想,其實我們這些老人吶,心里喜歡,可是也不能像年輕人一樣天天膩歪在一起?!编嵔ê驼f:“因為你的事情,讓我和你媽媽反而多了很多話題和交流的機會,事情都是有好有壞的吧?!?br />
    依依和小武進了站,轉身向鄭建合揮揮手。

    鄭建合看著他們遠去以后,轉身出了站,走到了站在外面的依依媽媽和安然身邊。

    “我覺得其實你就是和我一起來送他們也沒什么的?!编嵔ê驼f。

    依依媽媽搖搖頭,說:“我想來,但有點不知道該說什么。以前他小時候出門去上學,我每一次也都是這樣送到火車站外的?!?br />
    回去的車上,鄭建合問:“你覺得依依現在看起來狀態怎么樣?”

    依依媽媽并沒有回答這個問題,而是說:“我聽說如果做手術,人的壽命會減少,是這樣嗎?活不過五十歲?”

    “阿姨,這個事兒到現在其實還不確定呢?!卑踩徽f:“并沒有案例,也不知道是從哪兒傳開的?!?br />
    鄭建合不置可否,說:“姍姍,你我都活到這個年紀了,經歷了那么多事情,更知道人生得意義在哪里。如果找不動活下去的動力和意義,那每一天不過就是行尸走肉罷了,這樣的人生,又有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依依媽媽望著窗外,沒說話:“即便只能活五十年,你是希望依依能夠快樂地過上三十年,還是讓她在痛苦中浪費掉唯一一次的青春年華,煎熬地活到七十歲?”

    依依媽媽說:“可是死了,就什么都沒了?!?br />
    鄭建合笑了笑,說:“安然以前和我說過,站在依依的角度上想,如果他痛苦地生活,也許根本活不到七十歲??鞓返娜暌苍S感覺會很短暫的,但如果是每天都很痛苦的三十年呢?難道不是度日如年?誰能保證可以堅強地熬得了那么久?”

    依依媽媽看了看安然,握了握安然的手:“聽起來有道理?!?br />
    “還有一件事情,你可能不知道,但我覺得應該跟你說?!编嵔ê险f:“在之前依依外婆去世的那段時間,她經歷了很大的打擊,那個時候尋了短見,被小武給救下來了?!?br />
    依依媽媽略顯震驚:“他沒有提過,也沒什么機會和我說?!背聊艘粫?,說:“我之前對他太冷淡,是不是有些過分了?”

    “站在為人父母的角度上,我完全能夠理解你?!?br />
    “我爸太能理解了……”安然說:“我和多多高中那會兒,也是讓我爸罵得不行,好長時間都不想看到我?!?br />
    “我是想通了?!编嵔ê驼f:“我們雖然都有家庭,父母、兒女,但是最終決定我們人生體驗如何的,還是自己的感受。其實這一點,我是在遇到你之后才有了更深刻的感覺的。這么大歲數了,我們能求什么呢?就求個安享晚年唄,這個晚年該如何安享,也只有我們自己來安排,指望別人給我們創造環境,那是不對的,大家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生活?!?br />
    依依媽媽說:“好了,就你會講大道理,都跟我講了幾年了?!?br />
    鄭建合嘿嘿地笑:“晚上去我家吃飯吧?多多買了螃蟹?!?br />
    “要不你們去我那吧?!币酪缷寢屨f:“我家也還有些螃蟹,我自己一個人不想弄,正好混一起我做給你們吃?!?br />
    “好呀!”安然說:“那我要吃個夠嘍?!?br />
    晚上,安然給依依發了一張大家在一起吃螃蟹的自拍照,依依媽媽捏著一只螃蟹歪著腦袋對著鏡頭笑,看起來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“這是在干嘛???”依依拿照片給小武看:“我一走,他們慶祝起來了?”

    小武看了看,說:“螃蟹啊,好吃!”

    “你搞錯重點了吧?”依依說:“你看他們笑得多開心???”

    “我們等一下到了也去吃,慶祝一下?!毙∥湔f。

    “慶祝什么?”

    “慶祝我第一次見家長??!雖然其實不知道結果,但我覺得你媽對我印象還行?!?br />
    依依拽了拽小武說:“你知道嗎,那晚上你在我家噼里啪啦說那一堆,安然直夸你帥?!?br />
    “我表現還行吧?”小武嘻嘻哈哈地說:“我其實練了很久的?!?br />
    “嗯,表現不錯!”依依說:“那晚上你就請我吃小龍蝦吧!”

    到站的時間有點晚,晚飯變成了宵夜。依依拍了小龍蝦的照片,發給安然。

    “不人道???這會兒我又餓了!”安然回復道。

    “那誰讓我剛一走你們就慶祝刺激我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慶祝你走,是因為回來的路上,你媽表現得很動搖,我覺得你們的關系大有進展了,所以大家高興?!?br />
    “是嗎?她怎么說?”

    “你還是自己去和她聊比較好,這種感覺是很微妙的。不跟你細說了,吃小龍蝦還玩手機,你有幾只手?”

    “我玩手機,小武剝給我吃?!?br />
    “發小龍蝦照還撒狗糧,過分了??!”

    依依收起手機,張開嘴,小武把剝好的一只小龍蝦肉送到依依嘴里。

    晚上睡前,依依拿起手機,給媽媽發了一條信息:“晚安?!?br />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收到了媽媽的回復:“趕緊睡覺,睡前不要玩手機?!?br />
    依依回復:“好的媽媽?!?br />
    這種感覺上的東西,就是很微妙的。

    Max酒吧老板打電話給依依,問她還愿不愿回酒吧唱歌,這段時間酒吧缺歌手,能不能來幫幫忙。

    “我還是離不開你??!”老板在電話里說。

    “我看是找不到我這樣便宜好使的人吧?”依依回應道。

    依依想了一下,最后答應了。一來自己其實是喜歡酒吧的工作的,二來駐唱雖然錢不多,可對于目前的生活而言也是一種補貼。以前依依都是一個人,自己吃飽全家不餓,但是現在談戀愛是要花錢的,雖然小武努力工作,加上提成也夠用,但依依還是希望能多一點是一點,畢竟自己還沒攢夠手術的錢。

    每次依依去唱歌,小武就時刻跟在身邊,生怕再遇到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一天依依站在臺上向下看時,無意間瞟到了坐在遠一點卡座里的一對男女,雖然那里燈光昏暗,可是依依還是看到了男生向自己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依依心跳驟然加速,歌都差點唱不下去,眼睛一下就濕潤了。

    堅持著唱完幾首歌,依依走下臺,跟小武說自己來了兩個朋友。小武把外套披在依依肩上,跟著依依走到了那個卡座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唱得比以前好多了呀!”凱華笑嘻嘻地說。

    “也比以前美了好多,我都差點兒沒認出來?!庇谏莆⑿χ粗酪?。

    依依望著眼前的兩人,趕緊低頭輕輕地擦了擦眼淚,擠出一個笑容:“好久不見,我以為我這輩子都見不到你們了?!?br />
    凱華說:“是啊,我們也曾經以為你消失了,這些年誰也聯系不上你?!?br />
    于生浩一直盯著依依的臉,帶著笑意,然后又看了看小武。

    “哦我來介紹一下,這是小武,我男朋友?!币酪琅ゎ^對小武說:“這是凱華,生浩,他們是我大學最好的朋友?!?br />
    “你好!我是方哥的室友!”凱華伸手和小武握手。

    “什么方哥?現在叫依依,不是說了嗎?”于生浩錘了凱華一下。

    “哦,對不起,忘記了,依依!”凱華哈哈地笑了起來:“這是我老婆,于生浩。當年我們在大學里一起玩樂隊的?!?br />
    “我聽依依提過,她在大學有過一個樂隊,叫‘極限樂隊’是吧?”凱華看了看依依。

    “無極限?!币酪勒f:“那時候酒吧叫‘無極限’,樂隊也叫這個名字?!?br />
    “你說多奇妙……”凱華伸著手指四處指指:“這個酒吧叫‘Max’?!?br />
    依依笑了笑:“還真是。你們倆怎么來這里了?”

    “這就要說我們真是有緣了?!眲P華說:“當時我們畢業以后,徐龍就真的加入了一個樂隊,去了北京,然后他們樂隊前段時間剛簽了個公司,那個公司就在這兒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龍哥在這?”依依驚訝地問。

    “對??!”凱華說:“他們樂隊之前做小型巡演,這邊兒有個叫什么的酒吧來著,想不起來了,就是其中一站。你這酒吧就是有點兒小,不然萬一選在這里了,你們突然見到,多嚇人?”

    “那他現在在哪兒?”依依問。

    “見不著了?!眲P華擺擺手:“幾個月前也許能見到,現在他們又去北京了?!?br />
    依依有些如釋重負的感覺,畢竟這些熟悉的人如果出現了,那種種記憶就又會沖進腦海。這會兒依依就又想起了那個令自己永生難忘的痛苦夜晚。

    “那這跟你們倆有什么關系?”依依問。

    “我畢業后就跟著師傅做舞臺工程,龍哥這不是熟人嗎,就把這邊的巡演工程交給我們做了,這里我這半年都來了好幾次了。這回是來收一下尾款,另外,和生浩來度蜜月,看看海?!眲P華有些不好意思地說。

    “度蜜月?”依依驚訝地看著兩人:“哦!恭喜??!太棒了!”依依高興地坐直了身子,伸出雙手放在了于生浩的手背上,猛然覺得似乎有些不太妥,想把手收回來。

    結果于生浩直接把手翻過來,緊緊握住了依依的手。依依注視著于生浩的目光,里面充滿了溫柔。

    “那你們怎么知道我在這里的?我換了號碼了?!币酪绬?。

    “龍哥說的?!庇谏普f:“他們做演出,和很多酒吧都挺熟的。他一直都知道你在這里,只是選擇不來打擾你?!?br />
    “不打擾~是我的~溫柔~”凱華接唱了起來:“我們明天就回去了,本來真的也不想打擾你,但還是沒忍住,我和生浩都很想念你?!?br />
    依依聽了這話,突然控制不住自己,流下了眼淚:“我也很想念大家……我真的,真的很想念大家?!?br />
    那一千多個孤獨的夜里,依依都是靠著手捧那些回憶取暖度過的,在每一次遭到了打擊挫折,或者受委屈的時候,依依都會想起那段快樂的時光,告訴自己:“已經夠了啊,還能要求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你還是那個愛哭鬼??!”凱華笑著遞給依依一張紙巾。

    “你住口!不準說我!”依依擦著鼻涕,指著凱華說。

    臨走前,于生浩問依依過年的時候是否會回家,依依回答會的。鄭建合和媽媽會在春節前夕領證,所以自己應該也會回去,而且多年沒回家,依依的內心真的很渴望在一家人在一起過春節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如果回家的話,挑個時間,我們回‘無極限’看看吧?!眲P華說。

    依依點點頭:“好呀!”

    看著凱華和于生浩牽手遠去的背影,依依內心充滿了幸福的感覺,不僅僅是看到別人的幸福,還有一種自己和過去的和解。依依換了手機號,也給自己改了稱呼,下定了決心擁抱變化,但過去發生的那些事情不會改變,無論怎么想要忘掉,或者強行割裂都是無效的。唯一的一條路,其實還是和自己和解。

    “你們感情真好?!毙∥鋼е酪赖募绨颍骸翱隙òl生過不少好玩兒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依依說:“是啊,很多故事??!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講給我聽啊?!毙∥湔f。

    依依轉過身,俏皮地笑著說:“好啊,一百頓小龍蝦!”說完扭頭跑進了酒吧。

    “我們倆一輩子都吃不了一百頓小龍蝦!吃死你哦!”小武也跟著跑了進去。

    這次回來后不久,在小武的要求下,依依把自己租的房子退了,和小武住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這樣能省一筆錢,我還能每晚都抱著你睡覺,一舉兩得??!”小武摟著依依說。

    “那你老實說,你實際上是沖著哪個?”依依頭靠在小武的胸口,抬著眼看著小武問。

    小武想也沒想地就回答道:“當然是后者啊,那點兒錢算什么???”

    “流氓啊你!”依依伸手在小武胸上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小武疼的扭了一下:“我胸啊,疼!”

    “男人哪來的胸?”依依表情搞怪地揚著下巴。

    “男人不可以有嗎?”小武看著依依,陰陽怪氣地說:“那公平起見,我也得掐你,我不會對你這個死女人手下留情的!”說完把被子掀起來蓋在了兩人頭上。

    “不要??!”依依笑著大叫:“耍流氓??!”

    洗完澡后,依依又仔細穿好一條很小很緊的內褲,下體看起來平平的。

    小武盤著腿坐在床上,認真地問依依:“寶貝,你真的要做手術嗎?我聽說那個會折壽的?!?br />
    依依套上睡裙,問:“我都不怕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怕啊?!毙∥湔f:“你要是先不在了,那我怎么辦?我想跟你說,我覺得你這樣也沒什么的,挺好看的,其實不用變?!?br />
    依依看著小武,沒說話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又想問我嫌棄不嫌棄你了?我跟你說我不會的!我真的越來越愛你,我看街上那些女人我都沒感覺……”下午突然覺得自己說錯話了。

    依依看著小武沉默了一會兒,問:“我在你眼里,不是女人,對嗎?”然后輕嘆口氣:“是啊,我不是女人?!?br />
    小武抿了抿嘴唇:“為什么非得是女人呢?這個世界為什么除了男人就是女人呢?”小武伸手把依依拉到床上,坐在自己面前:“事業、愛情、生活,這不就是人活一生所追求的東西嗎?有了這些,性別還重要嗎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是不男不女?!币酪类僦?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小武說:“是超越了男女?!?br />
    依依拿起小武的手,按在自己胸前:“兩年前,我一個人去做胸,躺在手術床上,我害怕極了,我怕做出來會不好看,我怕傷口會很痛,我怕恢復期會很長,我怕會留疤我怕假體會爛在里面……可是我從來沒有怕過死在手術臺上?!币酪勒f:“那是我最深的渴望,是超越了生死的。也許你說得對,是男是女,做不做最后的手術都不重要,可是我不想再過這種無法直視自己身體的日子,無法再過這種討厭自己的日子,親愛的,你能明白嗎?”

    小武把依依擁進懷里,撫摸著她的頭發,輕輕地說:“我明白了,寶貝,以前你一個人的時候不害怕,以后你就更不用怕,我會一直陪著你的?!?br />
    依依攬著小武的脖子,凝望著小武,深情地注視著小武的眼睛,輕輕地問:“我們會結婚嗎?”

    小武說:“會!那就在你手術完成那天,我向你求婚,說到做到,所以你一定會順利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干嘛說出來??!”依依嬌嗔地說:“沒有驚喜了!”

    “但是能讓你有期待呀……”小武吻了一下依依的額頭,兩個人擁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春節臨近,琴行再次放假。小武跟自己父母說,今年春節跟依依回家過,明年再在這邊過,然后就結婚。

    依依大年三十回到家后發現沒人在,屋里也沒怎么收拾,感覺好像很久沒人住過一樣。依依給媽媽打電話,媽媽讓他們放下行李收拾一下去鄭建合家里過年。

    “對哦,他們都領證了,是一家人了?!币酪婪畔滦欣?,補了個妝,就和小武拎著禮物打車去了鄭建合家。

    “鄭叔叔,結婚證給我看看唄?!痹卩嵔ê霞依?,依依和大家拜過年后,從鄭建合手中接過了兩個紅本本。

    里面,鄭建合和媽媽并肩坐在一起,笑得喜慶又燦爛。

    “媽你化了妝還真漂亮??!”依依看著照片說。依依媽媽笑了起來,鄭建合說:“你媽不漂亮,怎么能入我的眼?”

    依依媽媽看著鄭建合說:“你正經點兒啊,當著一堆孩子面兒說什么呢?做飯去!”

    鄭建合嘿嘿地笑,回廚房做飯。

    安然問依依:“你的全名叫什么???一直都只叫你依依?!?br />
    “我?”依依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媽媽:“我叫方弋,游弋的弋,別人會叫錯,叫成方戈。我以前同學好多人都叫我方哥?!?br />
    “方哥……哈哈哈?!卑踩恍α似饋恚骸疤焯煺既思冶阋?。那你就是把‘弋’改成了‘依’是嗎?”

    “對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身份證名字改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改名太麻煩了,而且……”依依說:“我想手術后再改?!?br />
    “那改就改成‘方依’了是嗎?挺好聽的,也跟原來的名字像?!卑踩稽c點頭說。

    依依一笑,看了看安然,又看了看媽媽:“可能要改成……鄭方依吧?!?br />
    “鄭方依?”安然念了幾遍:“好啊,和我一家!可就是覺得有點怪怪的?!?br />
    “哪里怪了?”依依問。

    “鄭方依……我還三角依嘞!”安然和依依哈哈哈地笑起來。

    “鄭方依,我覺得這個名字不錯,就這個了!”媽媽突然說。

    依依充滿感激地看著媽媽,媽媽正望著自己笑。

    年夜飯很豐盛,一家人坐在一起邊吃邊聊,家的感覺久違了。

    依依問媽媽,自己家怎么是那種樣子,媽媽說那房子從自己和鄭建合領證之后就沒怎么回去住過,太遠了不方便。等過完年,自己和鄭建合再搬過去住。

    “哦~是你們要出去???”安然說:“我一直以為我爸嫌我們礙事,要把我和多多攆出家門呢!”

    “你這傻女人,說什么呢?”多多說:“這話怎么能當面說出來??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大家全都被惹笑了。

    過了午夜十二點之后吃了餃子,依依和小武告辭回家。

    “明天初一,你們倆再來,初二開始你鄭叔叔就走親戚,你們倆就自己出去玩兒吧,咱們初四再見?!眿寢屧跇窍聦σ酪勒f。

    依依和小武牽著手在路上走,不時地停下腳步,抬頭看著天上不斷炸開的煙花,心里非常高興。

    這個春節,一切都是那樣的美好,這是依依最幸福的一個春節。

    依依掏出手機,給凱華發信息拜年,然后問“無極限”酒吧春節期間是否營業。

    凱華回復:“當然營業了,這人們最有錢聚會的時候啊,要賺錢的!”

    “那,初三我想回去看看,你們有時間來嗎?”

    “OK,我安排!”

    依依拿著手機對著小武晃了晃:“看看,春節要賺錢!人家的店都開門營業的。你再瞧瞧咱老板,店關得比誰都早,開得比誰都晚?!?br />
    “給你放假你還不樂意了?”小武挑著眉毛說著就要掏手機:“那我要跟宇哥說你在背后說他呢?!?br />
    “哎不嘛~”依依噘著嘴,雙手按住小武的手撒嬌道。

    煙花的光芒落在依依嘟著嘴的臉上,可愛得樣子讓小武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這能忍住不狠狠地吻下去還是個人?

    凱華定好了一個卡座,剛坐下,依依就牽著小武準時到來。

    不久,于生浩,林文萱也來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方……不對,依依,你變化好大??!”林文萱看著依依一臉驚訝:“你現在更美了!我以前覺得你那時候就很好看,結果跟現在一比,那會兒根本就不夠格???”

    “林胖,會不會夸人?這嘴巴巴兒地?!眲P華塞給林文萱一瓶酒。

    幾個人坐在一起敘舊,看舞臺上新的年輕樂隊在表演。

    依依靠在小武懷里,指指舞臺上靠邊的位子:“那里就是我們樂隊演出時候我當時站的位置,在這看的好清楚啊,我一直以為別人看不到我呢?!?br />
    往事歷歷在目,當年的樂隊成員,現在坐在臺下看著自己的青春。

    大家喝著酒,聊著那時的趣事,聊著各自的發展。

    “來我們拍張照吧!”凱華掏出手機:“幾年后,再聚首!”

    “可惜譚杰和徐龍沒來,不然我真的都想跳上去演出了!”林文萱說。

    “譚杰跟著家里做生意,現在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賺錢呢。龍哥嘛,更厲害,據說他們樂隊要發專輯了?!眲P華說。

    “那這個酒吧和龍哥還有關系嗎?”依依問。

    “龍哥變成股東了,不管這兒了,哪兒有時間啊?!眲P華喝了口酒:“他一直沒放棄這個地方,是因為他說,萬一有一天,他那個云南姑娘回來了呢?”

    “哇~好感動呀……”依依和于生浩同時發出了感慨。

    樂隊演出間隙,酒吧開始放音樂,第一首歌就是再熟悉不過的旋律。

    依依愣住了,聽著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前奏。

    “小武,很久以前,你不是問我寫不寫歌嗎?這首歌就是我寫的?!币酪缹π∥湔f。

    “是我唱的?!眲P華湊過來:“也是我們‘無極限’樂隊唯一的一首原創單曲?!?br />
    小武靜靜地聽。

    “我們走啊走,走到不能再回頭,就讓風輕輕從指尖吹過,

    我們的腳步,總是太匆匆,錯過風景卻來不及回頭。

    我們走啊走,走到一切不再有,等雁兒回來我們再重頭,

    等候的堅守,年華似水流,雙眼朦朧就讓風帶走?!?br />
    依依、凱華、于生浩、林文萱,全都不自覺地跟著唱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么多年了,還是這么好聽,我果然唱得很好?!眲P華一臉自戀,帶著醉意地說。

    “你滾啊,那是依依寫得好?!庇谏品瘩g凱華。

    “不是歌寫的好……”依依說:“是那段時光太美?!?br />
    “聽聽,這話說的水平……”凱華豎起一個大拇指:“贊!你一定還能寫出這么好的歌,到時候我再給你唱!”

    “真想在那個時候就認識你?!毙∥湟荒樍w慕地說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依依說:“那時候我們認識的話,你可能不會喜歡我了?!闭f著依依指指自己:“我還是更喜歡現在的我?!?br />
    出了酒吧,幾個人漫步在熟悉的街道上。于生浩很自然地走過來挽住了依依,像很久以前那樣,兩個人開心地聊著。

    “我們好久沒有像這樣了?!币酪勒f。

    “是啊,這感覺還跟以前一樣好呢!”于生浩指指兩個人的腳:“你看,我們走路頻率還都是一樣的?!?br />
    “物是人非,可是大家變得越來越好了?!币酪勒f:“你和凱華這么相愛,我真替你們高興?!?br />
    “這個人,那時候跟癩皮糖一樣粘了我幾年,他照顧你那會兒,我就發現還真有點離不開他了?!庇谏普f。

    “那時候謝謝你們照顧我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不是那件事,我們會和解嗎?”于生浩問。

    “會的,我相信一定會的?!币酪郎焓治兆∮谏频氖郑骸拔覀兡菚r候可是如此相愛的‘姐妹’啊?!?br />
    于生浩說:“怎么叫那時候呢?現在我也愛你啊,無論你是方弋還是依依,我都依然愛你這個‘姐妹’啊?!?br />
    依依扭頭看了眼后面的人:“你這么一說,凱華又該要吃醋啦!”

    “我管他呢,又不是第一回了,幫他回憶回憶青春的苦澀滋味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凱華,小武和林文萱走在后面,看著她們親密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說小武,那個時候,她倆就這樣走,一模一樣的!”凱華說:“那時候依依雖然穿女裝了,可他還是男生嘛,你說他們就在我面前這樣,我那時候那顆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凱華呵呵地笑,想象著當時的情景:“你們還真是經歷豐富啊,太想知道你們以前的故事了。不過你這么一說,是有點慘的,難為你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但是呢,如果不是依依的話,我跟生浩也走不到一起,說不定連認識的機會都沒有。所以現在回過頭來看,還是得感謝她?!眲P華說:“所以緣分這東西啊,妙不可言吶!”

    “要是說起來的話,我和菁菁認識其實也跟依依有關系?!绷治妮嬲f。

    “所以她當了這么多人的紅娘???”小武問。

    “在我們的那段生活中,依依是大家的心頭好,大家都喜歡她,都愛她?!眲P華伸手搭著小武的肩膀:“可是呢,我見過依依最傷心,最低潮的樣子,也見到了她的堅強,換成一般人,那種情況早崩潰了。所以啊,小武,你要好好對依依,她這樣一個人在外面那些年,肯定又吃了很多苦,你要讓她幸福?!?br />
    “放心吧!”小武對凱華說:“我一定會讓她幸福的,我們走到一起,真的很不容易,我會好好珍惜的?!?br />
    第二年夏天,小武陪著依依去了一趟上海的醫院——依依幾年來一直都在這里定期地檢查接受激素治療。

    醫生看了看依依拿來的各種手續,說:“如果你準備好了,我們就可以約手術了?!?br />
    依依看了看身邊的小武,說:“我準備好了?!?br />
    做手術那天,小武,媽媽和安然多多都趕到了醫院來給依依打氣。

    “怎么弄這么大陣仗,跟遺體告別似的……”依依躺在病床上說。

    “你這孩子,說什么呢?趕緊呸呸呸!”媽媽責怪道。

    “呸!”依依笑著呸了一下:“鄭叔叔,謝謝你幫我補齊的手術費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謝!一家人?!编嵔ê险f:“你這些年一定吃了不少苦攢錢,差得也不多了?!?br />
    安然握著依依的手,夸她勇敢,給她打氣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們大家了?!币酪姥劬駶櫫?。吃了很多苦,煎熬了很多年,依依一直在等這一天。

    看著依依被推進手術室的時候,小武手里一直緊緊地握著一個小盒子,里面是一枚鉆戒。

    他想著進手術室前,依依握著自己的手說的話。

    “親愛的,我怕?!?br />
    “寶貝,不怕的,醫生都說了,沒問題,打了麻藥不會疼的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不是怕疼……我現在很怕死,我好怕我進去以后,就再也見不到你們了?!?br />
    “傻瓜,別這么說,我們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,老天一定也會讓我們一起走下去的。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,等你出來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說,說出來就不驚喜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但是,能讓你有期待呀?!?br />
    (完)

txt下載地址:http://www.7152549.live/down/67506/
手機閱讀:http://m.77dushu.com/novel/67506/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彩票计划群